位置:首页 > 研究队伍  


田烨


田烨,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2005年获北京师范大学生物技术专业学士学位,2010年毕业于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NIBS),获北京师范大学分子生物学与生物化学专业博士学位。2010-2016年先后在美国Salk研究所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从事博士后研究。

研究方向

        在发育和衰老的生物进程中,不同组织和细胞内的线粒体根据不同的生理需求来调节各自的线粒体蛋白质组。与此同时,环境因素以及疾病相关因子也会影响不同细胞内的线粒体功能。这些不同的刺激因子会诱导线粒体产生应激反应,从而协助受到威胁的细胞保护自己的线粒体受到进一步的损伤以及修复已经受到损伤的线粒体。我们所关注的可以修复线粒体的信号通路是调控线粒体内部蛋白质组内稳态的应激反应通路,叫做线粒体未折叠蛋白应激反应(UPRmt)。
        在特定发育过程中,轻微的损伤线粒体会激活线粒体应激反应通路 UPRmt。有趣的是,UPRmt的激活可以延长一些动物的生存周期,其中包括模式动物秀丽线虫(C. elegans)。更重要的是,当线粒体损伤发生在特定的组织,以及特定的发育时期是可以被其他的组织所感知,进而激活未受到线粒体损伤的组织内的线粒体应激反应通路,从而达到整个机体共同抵御线粒体损伤的目的。这种应激反应也是会产生记忆的,可以将影响力维持到发育后期以及成熟之后,最终反而起到了延长寿命的功效。

        我们已经在线虫中建立了这样的模型,在线虫的神经细胞内诱导线粒体损伤,不仅会在神经组织内引起线粒体应激反应,与此同时,这一信号通路会通过一种细胞非自主的传导方式,将线粒体损伤的信息传递给周边组织。这种组织间关于线粒体损伤的细胞信号传导的分子生物学机制还未被解释。我们的目标是找到参与传导的信号分子,研究信号分子是怎样产生,又是通过怎样的模式将信息转递给远端组织和器官的。

        我们的另一个研究方向是关于线粒体应激反应的表观遗传学调控机制。人类在发育早期受到的各种影响,包括营养充足与否等等,会很大程度的影响成年以后的健康状况。相似的,在线虫中,我们发现在发育过程中所经历的线粒体损伤可以通过表观遗传的调控方式产生长久的影响,将应激反应的影响维持到成虫以后。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不同的动物模型来研究发育早期的各种环境因素是通过怎样的方式影响线粒体的功能,又是怎样进一步将这种影响记忆下来,维持到成熟之后,同时我们希望研究这种记忆对于寿命和疾病发生概率的影响,尤其是衰老相关的神经退行性疾病。

Publications
 
Berendzen, K.M., Durieux, J., Shao, L.-W., Tian, Y., Kim, H., Wolff, S., Liu, Y., and Dillin, A. (2016). Neuroendocrine Coordination of Mitochondrial Stress Signaling and Proteostasis. Cell 166, 1553–1563.e10.
Tian, Y., Merkwirth, C., and Dillin, A. (2016). Mitochondrial UPR: A Double-Edged Sword. Trends in Cell Biology 26, 563–565.
Tian, Y., Garcia, G., Bian, Q., Steffen, K., Joe, Larry., Wolff, S., Meyer, B.J., and Dillin, A. (2016) Mitochondrial stress induces chromatin reorganization to promote longevity and UPRmt. Cell 165, 197-208
Russell, R.C., Tian, Y., Yuan, H., Park, H.W., Chang, Y.-Y., Kim, J., Kim, H., Neufeld, T.P., Dillin, A., and Guan, K.-L. (2013). ULK1 induces autophagy by phosphorylating Beclin-1 and activating VPS34 lipid kinase. Nat. Cell Biol. 15, 741–750.
Tian, Y*., Li, Z*., Hu, W*., Ren, H*., Tian, E., Zhao, Y., Lu, Q., Huang, X., Yang, P., Li, X., et al. (2010a). C. elegans screen identifies autophagy genes specific to multicellular organisms. Cell 141, 1042–1055. (*equal contribution)
Tian, Y., Ren, H., Zhao, Y., Lu, Q., Huang, X., Yang, P., and Zhang, H.  (2010b). Four metazoan autophagy genes regulate cargo recognition, autophagosome formation and autolysosomal degradation. Autophagy 6, 984–985.